亨利·馬蒂斯:只有大愛才能達到的藝術效果

2020-4-29 編輯:采編部 來源:互聯網 閱讀次數:
  導讀:馬蒂斯 圖片來源:ArtReview導言:藝術評論重新整理了關于現代主義傳奇人物亨利·馬蒂斯(1869-1954)的一篇文章,該文章在1954年2月6日發表于Art News and Review(后更名為ArtReview)。在這篇文章中,經歷了兩次世...

馬蒂斯 圖片來源:ArtReview

導言:藝術評論重新整理了關于現代主義傳奇人物亨利·馬蒂斯(1869-1954)的一篇文章,該文章在1954年2月6日發表于Art News and Review(后更名為ArtReview)。在這篇文章中,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、晚年與癌癥抗爭的藝術家馬蒂斯,分享了他對于藝術家這一角色的樂觀態度——以藝術的形式展現內在與外在的現實,不受習俗和習慣的約束和影響。同年11月,馬蒂斯離世。

“要以兒童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”,馬蒂斯于1954年2月6日的文章中如是說道。

《靜謐之屋》1947年 圖片來源:Henri-Matisse

1954年,亨利·馬蒂斯(Henri Matisse)向外界分享了支持他成為藝術家的持久信念:

可以說,創造是藝術家的真正職能。有了創造才會有藝術。但如果將創造能力全然歸功于天賦卻是極其錯誤的。在藝術創造中,真正的創造者不僅僅需要天賦異稟,更需要善長于將一系列復雜活動完美整合在一起。而這種復雜整合活動的產物,我們稱之為藝術作品。

藝術創作始于視覺。用眼睛去看這一行為本身,就是一種需要努力去進行的創作。我們日常所見到的一切,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既得習慣的影響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接觸的事物越來越多,這種現象也就越來越常見。比如說,我們覺得“電影海報、雜志圖片是現成的圖片”這一感覺,就來源于我們內心深處長久以來,對于這種事物所抱有的下意識的偏見。

想要看待事物的時候不失真,需要勇氣。這種勇氣是成為藝術家必不可少的品質,他們需要像第一次看見某件事物一樣地去看待這個世界。也就是說,要用孩子般單純的眼光去看待一切,否則就沒辦法本真地表達自我。

比方說,對于一名真正的畫家,沒有比讓他畫一朵玫瑰更難的事了。因為想要畫好一朵玫瑰,他就必須要先忘記以前畫過的玫瑰。我經常問那些來威尼斯拜訪我的人,有沒有注意到路邊的薊(一種植物)。他們都說沒注意過,但他們卻能認出科林斯式柱頭上的葉形裝飾。藝術創作的第一步就是要盡可能以本真的眼光觀察事物,單是這一步就需要不斷的努力。所謂創造,就是要去表達我們的內心。每一股創造的力量都來源于我們的內在。與此同時,我們還需要不斷滋養自己的感知能力,這一點需要與周圍世界的物質來配合才能得以實現。這是一個藝術家將外部世界融入自我并逐漸內化的過程。直到他的創造產物成為他存在的一部分,并能得心應手展現在畫布之上時,這個階段才算是完成。

《戴花帽的女人》1919年 圖片來源:Henri-Matisse

在畫肖像畫時,我會來來回回畫很多的草稿。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畫像——不是在上一幅畫的基礎上增補潤色的“完善品”,每一次都是截然不同的新作。每重畫一次,我都會從同一個人身上提取出新的特質。為了使我的創作學習更為完整深刻,我的繪畫經常借助于同一個人不同時期和不同年齡的照片。所以在最終版本的肖像畫中,可能會見到畫中人比現實中要年輕,可能會見到畫中人以完全不同角度呈現出來。最后出現在畫面上的,對于我來說是最能展現對方真實性格的那一面。

因此,一件藝術品是藝術家長久準備過程中的產物。藝術家從周圍環境中提取能夠滋養他內心的素材,或直接或用類比的方式將這些展現在作品中。這樣,藝術家就將自己放在了一個可以進行創作的位置上。他們用自己所能掌握的一切來充實自己,然后將這些全部整合在一起,譜寫出新的旋律。

正是在這種新的旋律和節奏中,藝術家的作品才真正具有了創作性。在創作中,藝術家應該進行材料的篩選而非素材的堆積。比方說,從所有可能的組合中篩選出最能表達和賦予繪畫生命的那條線,并去尋找將自然事實轉化為藝術的等價物。

《玉蘭靜物畫》1941年 圖片來源:Henri-Matisse

在我的作品《玉蘭靜物畫》中,我把大理石桌涂成了紅色,黑色則很像是大海上的陽光反射。這些顏色的互換并不是因為一時的心血來潮而產生的,它們的出現是基于我一系列的調查研究。在我看來這些顏色十分有必要,它們與畫面上其他要素產生了化學反應,呈現出了我所想要表達的效果。色彩與線條是力量,秘密與創造力就隱藏在這些力量的發揮與平衡之中。

我早期的研究成果中,在旺斯(Vence)的小教堂里實現了這種力量的平衡。這種或藍色或綠色或黃色的窗戶構成了小教堂里的光效。嚴格來說,這不是“使用了某種顏色”這么簡單,這是相互融合的鮮活產物。這些多色的光源使用是為了和與窗子相對的黑白墻面形成對比,上面的線條也是特意分開的。這種彩色與黑白的視覺沖擊給予了整個畫面最大的活力賦值,使其成為畫面的基本原素,增添了幾分溫暖和活力,給予了人們一種無限遐想的空間。小教堂里的每一條線與每一個細節都是為了達到這樣的效果。

在我看來,這就是藝術可以被稱之為對自然的模仿的意義所在,即藝術創造者將生命力注入其作品當中。這樣,作品就會和我們在自然中看到的一樣豐富而充滿激情,具有與自然一樣令人驚顫的力量與美。

只有大愛才能達到這種效果。那種能夠激勵人,維持耐心,不斷追求真理,充滿努力的愛,伴隨著一件作品的誕生。愛是一切創造的起源。

本文初次登于1954年2月6日版 ArtReview。(文章來源:ArtReview;作者: Henri Matisse;編譯:李琦卉)


本文關鍵詞:

文章出自:互聯網,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 
 

吉ICP備11002400號-21 中國最專業的房產家居、裝修建材行業資訊網絡平臺 服務QQ:17552950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,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本站,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。

{"remain":98036,"success":1}
 
工作室择天记怎么赚钱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北京pk拾赛车群有吗 河北20选五好运三 香港股票代码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河北20选走势图 宏达新材股票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东方6+1官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